李储文:我要把我的晚年奉献给教育事业
 
字体大小:[] [] [] 作者: 发布时间: 2018-03-28 浏览次数: 406



李储文(1918.1-2018.3),男,浙江宁波人。上海杉达学院主要创办人、首任董事长。荣获“上海民办教育终身荣誉”称号。曾任上海市政府外事办公室主任,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上海市人民政府侨务办公室主任,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上海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主席,上海市人民政府外事顾问,中国福利会副主席等。

李储文同志是著名外交家、社会活动家,他为中华民族解放事业、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崇高理想艰苦奋斗了几十年。早在担任新华社香港分社领导期间就满腔热情地引进了邵逸夫、李嘉诚、曹光彪、古胜祥等爱国企业家的无偿资助国家教育事业发展,多年来惠及全国各大学、中小学和幼儿园。

1993年,李储文担任杉达大学董事长,实践着他的教育理想与信念:“从上到下,从官到民都重视教育,中国的文明昌盛是指日可待的。”建校初期,经他多方奔走,募得办学资金数千万元,为学校的发展建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之后的二十年间,学校在以李储文为董事长的董事会领导下,始终坚持非营利性、公益性的办学原则,将提高教学质量、依法规范办学放在首位,在上海乃至全国取得了良好的社会声誉。

我要把我的晚年奉献给教育事业

李储文非常热爱教育事业,凭借自身的社会影响力,在杉达建校初期,为学校募集办学资金,先后得到香港企业家古胜祥、曹光彪先生的无偿资助,资金达7000余万元。在他的倡导下,学校董事会规定,学校对海、内外企业家资助的资产以及办学积累的资产享有法人财产权,学校存续期间,所有资产由学校依法管理和使用,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占、挪用,此举确定了学校对于资产的永久使用支配权。李储文在担任学校董事长期间,不取任何报酬,以晚年奉献教育事业为荣耀;学校以他的名义设立“储文奖教金”,用于表彰奖励在教育教学工作中取得突出业绩的教师。

在学校发展的任何时期都必须坚持非营利性办学原则

李储文积极倡导教育的非营利性、公益性原则,建校初期就提出:“学校是同仁办学,办学是公益性事业,不以赚钱为目的,才能办好。”  在一次董事会会议上,他指出:“公益性办学不是一句空话,而是要靠董事会、学校的管理层不懈的坚持;学校要有监督机制,对管理层的办学行为要进行监督。”在董事会讨论调整学费标准时,他要求:“对学生的收费宜低不宜高,给教职工的待遇宜高不宜低。”因此,多年来,学校的学费、住宿费标准是本市同类民办高校收费最低的。非营利性办学保证了资金完全持续地用于提高教学质量、改善办学条件、提高教职工待遇,推进学校可持续发展。

根据国家经济建设需要办出特色办出质量

李储文任董事长以后,首先提出学校要有长远的规划和明确的目标,要根据国家经济建设需要办出特色办出质量,在教学改革中要有新思想新突破:“我们加强英语和计算机教学,把这两个重点抓住了,学校就能培养出目前我国正在进行的四个现代化建设所需要的人才。”2002年3月,经国家教育部正式批准学校为本科层次的普通高校,在以李储文为董事长的董事会领导下,深化教学改革,引进人才,加大教育投入,建立二级学院,提高教育质量,经过实践探索,形成了自己的办学特色,为社会经济发展培养了大批应用型人才。

时刻关心师生的成长

李储文以自己的人格魅力教育、影响着学生。在每一次开学典礼或毕业典礼上,他都简短而深情地对学生们提出希望:“一定不要辜负党和政府的支持、期望,努力成为邓小平同志提出的有理想、有文化、有道德、有纪律的一代新人。”他鼓励青年学生:“成为学有专长、文化道德素质高、受社会欢迎的人才;成为个人事业有成、全面发展、对社会有贡献的人才”。2008年董事会上,李储文又语重心长地说:“今年是建国60周年,要让青年学生了解历史,并伴随国家的发展壮大不断成长成熟起来。”当时虽已90岁高龄,李储文仍时刻关注学校的发展、关心师生的利益,亲自主持召开董事会、出席学生开学、毕业典礼、和老师们一起迎新联欢。他还特别勉励教师们,把自己最好的学术,自己认为很有造诣的学术给学生,帮助学生提高他们的认知水平,希望他们知识面更宽,专业知识更牢固、更深。这样,在民办高等教育中间,我们能够树立一面很好的旗帜,对祖国的现代化事业有所贡献。希望我们学校能够进一步提高学术水平,我们的老师能够不断提高自己,以至于将来可能在我们老师中间会出现大师级的学者。

  

李老百岁时,仍心系学校发展,他强调,要坚持艰苦奋斗的传统,发扬勤俭办学的精神,珍惜来之不易的办学成果,团结一致向前看,创造出新的更大的业绩!


附录:李储文:一定要办成一所完全彻底的公益性学校 报道


口述:李储文

时间:2012年8月16日

地点:复旦大学附属华东医院

文字摘录:

我们国家从文革以后恢复高考,这段是广大学子蹑手庆庆的事情,但是,在恢复高考以后,也出现一个问题,就是因为1分,2分,3分之差落榜,于是念不成大学。鉴于这种情况,清华、北大、交大,这三所学校部分教授就想发起办一个学校,私人办的,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民办。那时候,我们没有地方,于是就在普陀区纺织工业学校,借了一个地方,就借人家的地方上课。请交大或者其他的大学刚刚退休下来的老师来做我们的老师、教授,但是我们要践行中国优良传统,就是尊师重教,所以我建议,把这些钱的大部分用来买面包车,去接教授到学校来上课、送教授回家。这件事情,当时许多外校的教授很感动,他们说,我们在大学里面,教了那么多年,大学从来没有派车来接我们、送我们,所以这件事应该来说是做得比较好的。到了不久以后,纺织工业学校要提价,提到一个程度,我们没有钱、没有办法,他们要赶我们走,甚至于把我们电脑都翻在地上。

那个时候,浦东金桥开发公司的朱晓明,非常热心,免费给我们50亩地。到了金桥以后,我记得第二届学生毕业的时候,那时候还在等教育部的批准,承认我们学校是大专学校,就在我们举行会议的时候,我的印象很深,就在那个时候教育部的批件刚刚到,我向大家宣布,你们在杉达拿到的学历,是国家认可的、是国家批准的,大家也很开心。

我们觉得在金桥这个地区,地方很小不够学校发展,决定搬到金海曹路镇这个地方。那时候因为我还是香港的新华分社的顾问,所以还常常到香港去,看看古胜祥先生,他听我讲,现在地皮有了,但没有钱造房子。他说,“好!我捐100万美元”。这个房子造好了,我们又考虑,一个正规的大学要有多少面积,房子多少容积,那么我又跑到香港去,和曹光彪先生讲。所以后来,古先生和曹先生两人捐的钱加起来大约有9000多万,这就造就了我们现在的金海校区;我们又在嘉善地区开辟了一个校区,这样就是金海校区加上嘉善校区,我们学校完全符合教育部的要求,学生人数也逐步增加,一步一步达到现在的规模。

我们要做就是要坚持公益性。要办,一定要办成一个完全的、彻底的、公益性的学校。我们从开办杉达大学之初,先是有一个意见,就是我们有两个教学重点,一个是英语,一个是电脑。同时,最重要的就是要提高教育质量。我们的毕业生,社会、企业比较欢迎,所以我们的就业率是比较高的,到现在还是比较高的。从大专到本科,是一个飞跃,我们质量有比较进步、提高。到现在,我想说的就是,我们也不能自满,因为我们所培养的是具有一定专业水平的适用知识的学生,还不能培养全面的文化、知识、外语各方面都达到较高水平的学生,我们还做不到。在这方面,我想还要补充一点,就是我们为了提高质量,还注重学校的国际化。我们聘请了不少外国老师,他们可以训练学生开口、讲英语。还有,我们和国外的大学联合办学。其中比较突出的就是我们和瑞德大学联合办学,我们学生去两年美国,两年在国内念、两年在美国念,然后发联合的文凭,这个对我们提高质量很有帮助的。

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是民族、国家发展的前提,我希望大家特别是老师,要努力奋斗,把自己的学术水平能够不断的提高,老师把自己最好的学术,自己认为很有造诣的学术给学生,帮助学生提高他们的认知水平,希望他们知识面更宽,另外,专业知识更牢固、更深。这样,在民办高等教育中间,我们能够树立一面很好的旗帜。对祖国的现代化事业有所贡献。希望我们学校进一步能够提高学术水平,我们的老师能够不断提高自己,以至于将来可能在我们老师中间会出现大师级的学者。

我借用孙中山的一句话: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办一个高水平的、全面化的高等学校,我们还有距离,我们要继续努力,我们离这样一个目标还没达到。所以同志,不管是老师、学生、专家,大家一起仍需努力!